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全球镜像

第八十三章 乱象渐起

全球镜像 定羽 2625 2022-08-01 12:13

   没有费什么功夫,赢祁很快从老者口中,问出来了一些有关“开天”目前的情况。

   让他惊讶的是,据这名老者所说,开天目前至少已经有了十个神诡代言人加入。

   这还是这名老者所知道的。

   这名老者,只不过是开天背后资本集团的一名老员工,之所以能被步凌云重用,是因为他有幸成了第一批穿越者。

   不过这也不知道到底是有幸,还是不幸,就在赢祁向这名老者询问他所知道的十个神诡代言人名字,住处的时候,这名老者的胸口突然爆开,一只半个拳头大小的蛊虫,从其破烂的胸口缓缓爬了出来。

   显然,这老者也是被下了蛊的,有些东西他一旦想说出来的时候,就会立刻激发身体之内隐藏的蛊虫。

   不过赢祁还是从老者口中得到了不少讯息。

   比如,开天现在已经派出了很多人手,在予象州各地搜罗拉拢穿越者、神诡代言人。

   这名老者和刚刚的那名神诡代言人,就是负责神女市周边的。

   据这名老者所说,来到神女市周边的开天成员,还不止他们两个,他们是收到了其他人的汇报,说是发现了一名疑似神诡代言人,方才从神女市市区赶到了隆呈市这边。

   他们所要联系的,就是之前死在赢祁和聂峰手中的那两个人。

   这老者很会套话,见到之前那两个人的时候,又很快发现对方其中一个还是穿越者。

   所以这老者在第一次会面无果的时候,悄无声息的将带来的蛊虫,种在了那个穿越者身上。

   但老者手中的蛊虫,并不是他自己炼制,是开天组织之中,一名获得“蛊王”传承的神诡代言人交给他的,他只知道使用方法。

   之后,就是刚刚发生的事情了。

   ……

   “吱吱……”

   口袋之中小蜘蛛叫唤了两声,从口袋里面探头探脑的爬了出来。

   随着小蜘蛛出现,老者尸体身上那只张牙舞爪的蛊虫,似乎受到了惊吓,立刻身躯伏低了下去。

   小蜘蛛两条蛰肢微微晃动,抬头向着赢祁询问。

   “随你吧。”

   赢祁点了点头,把之前获取的那一只蛊虫,以及从这名老者身上搜到,装着另外几只蛊虫的小匣子一并取了出来。

   小蜘蛛顿时大为兴奋,先是猛然扑向老者尸体胸口的那只蛊虫,将其吸食一空,然后又是将赢祁取出的其它几只蛊虫全部吞吃。

   吃完之后,小蜘蛛又慢腾腾的爬回赢祁的口袋,肚皮一翻,继续睡觉去了。

   赢祁站起身躯,往着之前那个胖大怪人的尸体方向看了一眼,然后起身离开这处烂尾楼。

   之前这个胖大神诡代言人,对他来说几乎就是一个人体沙包。可惜,这个人是开天组织成员,不然的话,赢祁或许会设法将其收复,那么以后他就有一个几乎打不死的陪练了。

   不过,从重生归来之后,覆灭开天这个组织,就是他的首要目标之一,既然是开天组织成员,那么以后必定就是他的敌人。

   离开烂尾楼之后,赢祁给肖剑发了一条讯息,让他交代警署那边,最近注意一下已经统计出来的那些穿越者。

   警署目前也已经掌握了一些穿越者的讯息,既然开天现在还有人在隆呈市活动,那么他就给对方一点干扰。

   可惜,他并没有从刚刚死去的那个老者口中,获取有关隆呈市这边的其他开天成员讯息。

   掌握不了确切讯息,恐怕警署对这件事能够起到的作用也不大。

   目前对于各地来说,最头疼的,就是降临在各处的诡物。设法清扫诡物,是目前各地武装力量的首要任务。包括警署在内,各地现在确实也分不了多少心,来处理其他事务。

   另一方面,新纪元之后,少数穿越者在平行世界获得了很高的身份地位,他们透过在平行世界之中的地位便利,两个世界印证,反而更能掌握很多穿越者的身份资料。

   比如,开天的创始人步凌云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 ……

   送走关右市来人的第二天,赢祁继续按照之前的计划,和肖剑几个人一起逐步清剿隆呈市周边的诡物。

   而与此同时的,隆呈市其他地方,甚至神女市区域其他地方,也在发生各种各样不同寻常的事情。

   夜晚,隆呈二高。

   一名高一学生下课之后,快步离开校区,向着校外租住的出租房奔去。

   路过一条小巷的时候,迎面走来两名大汉。

   这名学生倒是没有过多在意,本能的往一旁让了让,让对面两名大汉先走。

   然而就在他和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,其中一名大汉却猛然回头,一掌切在他的脖颈大动脉之上。

   紧接着,另一名大汉也立刻上前,将学生向下歪倒的身躯托住,然后和先一人一起,将其架入另一条黑暗的小巷之中。

   夜晚,环城路一条岔路口。

   一辆小车刚刚拐入岔路口不久,一旁另一条小路之上,立刻有一辆面包车猛然窜出,“咚”的一声,正撞在小车的车头前方。

   小车之上,一个中年人快速下车,来到车头前方看了一眼。

   面包车之上,则是不紧不慢的走下来一男一女,都戴着大大的口罩。

   “你眼瞎了?”

   下车之后,戴着口罩的男人立刻沉声骂道。

   中年人皱了皱眉,本能的取出手机,看了一下时间。

   十一点半了。

   “兄弟,是我的错,你看你的车修理费需要多少钱,我直接赔给你。咱们也别那么麻烦了,直接私了就行。”

   看了看对面的面包车,中年人快速开口道。

   “两千块!”

   面包车上面下来的口罩男子看了看自己的车,然后沉声道。

   “行。我扫码转给你。”

   中年人立刻点头。

   口罩男子沉默了一下,也取出自己的手机,打开了一个收款码。

   中年人非常干脆,立刻扫码转给了对方两千块钱。

   “兄弟,你把车倒一下让我过去,我有事,赶时……”

   付了钱之后,中年人神情轻松了不少,快速向着口罩男子道。

   可惜,他还没有说完,就感觉脖子后面一疼,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到他身后的那名女子,已经将一个针管插入了他的脖子后面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