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别叫我歌神

第一卷:天涯歌女 第2047章:岁月总是匆匆的催人老

别叫我歌神 君不见 5921 2022-11-23 22:35

  元封六年,三军缟素。

  一身素衣的江卫急匆匆登上了台阶,左右看到他来,慌忙通报:『从骠侯觐见!』

  几乎立刻,江卫就已经得到允许,进入了大殿。

  此时的江卫,已经年逾不惑,常年的征战,让他已经满面风霜,两鬓和唇边的胡须,都已经花白。

  他抬头看去,前方一个身影正背对着房门,那身影萧瑟而句偻,似乎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老人。

  『陛下!』

  背对着房门的老人似乎没有听到,许久之后,江卫又低声叫了一句:『陛下……』

  那身影才慢慢转过身来。

  『陛下,大司马已经服下‘千年散’进入昏睡,病情也暂时遏止住了,车马行装都已经准备完毕……』江卫细细汇报着。

  『好……』刘彻答应了一声,不悲不喜,让人猜不出他到底什么想法。

  江卫深吸了一口气,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瓶子,道:『陛下,我这里还有一份‘千年散’……』

  说着,他双手举起,将手中的瓶子递了过去。

  『混账!』刘彻一巴掌拍了过来,那价值千金,穷尽人力才能配置出来的珍贵药物,破碎在殿堂之上。

  『陛下!』江卫抬头看向了刘彻,满脸的震惊,『小白他特意命令我……』

  『住口,不要提小白!』刘彻喝止了江卫,面容狰狞。

  许久之后,他才惨然笑道:『你们已经一个个都弃大汉而去了,我刘彻又岂能如此……这是朕的江山,朕定然要守护它到最后,就算是只剩下朕一个人……』

  『陛下,我熟读史书,若是您……』

  『不用说了,我会成为什么人,是由我自己书写的,不是由历史决定的。』刘彻俯瞰江卫,『在你的历史上,我刘彻可曾舍弃大汉,独求长生?』

  江卫摇了摇头。

  『那便是了。』刘彻道,『又何苦来劝?』

  『陛下……』江卫向前一步,还要说什么,但刘彻却已经背转身,摆了摆手,『去吧,去吧……莫要耽误了时辰。』

  江卫无奈叹息一声,行了一礼,转身离去。

  『臣,就此别过。』

  等到江卫走出大殿,刘彻才转过身来。

  只是江卫的身影,却已经看不见了。

  许久之后,从人来报:『陛下,大司马的车队,已经出城了,从骠候亲自押运……』

  那一瞬间,刘彻有一种感觉。

  江卫,恐怕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  因为,他是谷小白的从骠候,却不是他大汉的从骠候,不是他刘彻的从骠候。

  他之所以留在这里,是为了护送卫青,甚至为了护送他前往『彼岸』。

  只是,这个上至帝王,下至平民都渴求着的『长生』的机会,他却放弃了。

  他会后悔吗?他不知道。

  但此时此刻,他还是做出了这样的选择。

  为大汉,还是为长生?

  落子无悔。

  只是,他的心中,终究还是如同缺了一块。

  『这世界上的所有人,终究都会弃我而去,终究都会弃我而去……』刘彻闭上了眼睛。

  长安城外,数百骑身穿素衣,护送着一具棺木离开城池,沉默前行。

  不久之后,这支队伍就换装分散,化身行商一路向东,在东海之滨,几艘新造的大船正在岸边等待。

  碧海之上,江卫回首凝望着岸边,然后问身边的拓跋莫兰道:『莫兰,你可想前往未来?』

  拓跋莫兰想了想,道:『我的父母过世时,我的兄弟战死时,我的故旧离散时,我也曾想过这个问题。但我们的儿子出生时,我们的女儿出世时,我就知道了……』

  说到这里,拓跋莫兰低下头去,看向了身边依偎着她的小女孩,以及旁边相貌英挺的少年。

  她的眼神温柔下来。

  『我去过未来的。』莫兰又道,『那个世界光怪陆离,人类宛若神仙,人人皆可长寿,女人可以容颜不老,但是那又如何?』

  『我的家在这里……我的根在这里,我的祖先也在这里,不论是相隔群山还是重洋,我只要眺望,就知道我的方向在哪里……』

  『我生于斯,长于斯,也应当老于斯……』莫兰道,『我们孩子,我们的子孙,我们的后代,也会在这里祖祖辈辈繁衍下去……或许有一日,我们的后人会在那个时代缅怀我们……又或者我们早就已经被人遗忘……但那又如何呢?』

  『我早就已经拥有了这世界上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东西。』

  『长生,不过幻梦罢了。』

  然后,她又转回头去,看向了江卫:『再说了,我还要和你长相厮守,相伴终老,未来世界,可有这样一方净土,让我们安静厮守,静静老去?记得吗?我们结婚之日,我向你承诺的,我要给你一个家。』

  江卫顿时虎目一红,双手握住了拓跋莫兰的手。

  『兰儿……』

  『将军……』

  旁边,少年的小女孩对望一眼。

  哎幼哎幼哎幼,狗粮狗粮狗粮!

  亲爹塞的!亲娘喂的!

  撑死了!撑死了!

  相拥的夫妻俩,正打算和自家的儿女享受这温情的一刻,一转脸发现俩人都已经躲得远远的了。

  『唉。』

  『唉……』

  双双叹息。

  江卫再次回头,看向了那逐渐变远的岸边,默默行了一礼。

  永别了,大汉。

  永别了,我的故乡。

  永别了,陛下。

  ……

  a3食堂里。

  舞台上,周先庭边弹边唱:

  『曾经真的以为人生就这样了

  平静的心拒绝再有浪潮

  斩了千次的情丝却断不了

  百转千折它将我围绕

  有人问我你究竟是那里好

  这么多年我还忘不了

  春风再美也比不上你的笑

  没见过你的人不会明了

  是鬼迷了心窍也好

  是前世的因缘也好

  然而这一切已不再重要

  如果你能够重回我怀抱

  是命运的安排也好

  是你存心的捉弄也好

  然而这一切也不再重要

  我愿意随你到天涯海角

  ……

  数十年后。

  刘彻握着托孤大臣霍光的手:

  『若有一日,若有一日,你见到你兄小白……代我告诉他……代我告诉他……我……刘彻……』

  我刘彻什么?

  接下来的话,却已经细不可闻。

  南洋岛上,已经垂垂老矣的江卫,凝望着西北方向,默默地,默默地行了一礼。

  恭送武皇帝归位。

  ……

  a3食堂里,吉他声已经停下。

  周先庭清唱:

  『虽然岁月总是匆匆的催人老

  虽然情爱总是让人烦恼

  虽然未来如何不能知道

  现在说再见会不会太早……』

  掌声雷动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